您的位置:108bet体育在线 > 国际新闻 > 这将有助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进行矿产资源领

这将有助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进行矿产资源领

2020-01-18 21:32

【21日钢铁行业新闻连连看】报复性上涨暂收尾 钢市休整脚步再前行  钢价反弹或昙花一现 钢厂去库存化给市场带来了什么?  钢价反弹为何戛然而止? 制造业不乐观 钢价面临回落风险  钢贸商封库惜售赌后市 供需矛盾扼制钢价“逆袭”势头  港人高呼“中国人滚回中国”是哪般? 最牛小学生情书爆红 动真格吗?  国内企业跃跃欲试,但仍面临多重障碍  近日,“中国——澳大利亚上市企业高级投资论坛”在湖北武汉举行。会上,包括Larus能源有限公司、Condor Blanco矿业公司在内的多家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企业均表示,希望中国各类企业和资本投资澳大利亚企业;而多家中方企业则表示,看好澳方矿产资源类企业,并希望通过股权投资、项目合作或并购等多种方式投资澳大利亚企业。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澳大利亚南部经济特区等多家机构负责人在会上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澳方企业,特别是矿产资源类企业,具有极高的投资价值,一直是中国公司追逐的目标,尽管澳洲政府近年来加大了国外对澳洲矿产资源类企业投资和并购的审查,但随着澳方企业向中国企业抛出“橄榄枝”,中国企业有望迎来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企业的绝佳机遇。  澳放宽投资限制  澳大利亚南部经济特区首席代表方石然在会上表示,欢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投资,特别是投资矿产资源类企业。他介绍,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金矿、铜矿、铁矿等矿产资源,希望中国公司对资源类公司进行投资,共同开发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  Citigold Corporation董事总经理马克·林奇(Mark Lynch)介绍,澳大利亚在矿产资源领域,将为中国和中国企业提供大量的投资机会。马克还介绍,目前澳大利亚政府进一步放宽了海外企业对澳大利亚投资的限制,这将有助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进行矿产资源领域的投资。  Larus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大卫·威廉姆斯(David Williams)介绍,公司在澳大利亚近海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均拥有大型的油气矿区,并且储量丰富,这些油气资源未来将被提供给中国、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公司还将在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周边海域进行勘探,开发新的资源矿区。对于中国企业这是极好的投资机会。  澳大利亚咨询公司PCF Capita lGroup和美国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等市场机构调查显示,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疲软,使得澳大利亚的各类矿产资源项目陷入前所未有的投资窘境。  PCF Capital Group认为,目前境况使得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企业急需寻求新的投资,以保证项目的后续开发,而中国目前对矿产资源需求巨大,这将为双方企业提供合作的机会,在这一趋势下,相关澳大利亚企业可能会更倾向于接受或寻找来自中国的投资。  中企瞄准澳矿产资源  在诸多海外投资和并购项目中,中国企业最渴望的仍是矿产资源类企业。而在当天的会上,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有意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  市场咨询机构清科研究最新统计显示,2012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共完成海外能源及矿产行业并购48起,数量位居各行业海外并购之首,涉及金额147.59亿美元,占上半年海外并购总金额的51.5%,显示出中国企业并购海外矿产资源企业的强烈愿望。  清科研究报告指出,受债务风险拖累,全球经济艰难复苏,滞胀风险加剧。在此背景下,国际矿产资源市场如要全面恢复,还需要较长的时间。资金链紧张的国外矿产企业将承受更大的压力,预计将有更多的矿产资源企业陷入危机,这将为中国矿产资源的海外并购提供更多的投资和并购机会。  投资面临多重障碍  PCF Capital Group、清科研究等机构报告显示,尽管中国大型央企在投资和并购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时,受到来自澳大利亚政府的一定阻力,但相关政策正在向中国的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敞开大门。目前,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批委员会(FIRB)规定,投资额在2.19亿澳元(约合14.5亿元人民币)以下的交易不需要再经过FIRB的审批;另外,FIRB允许私营企业在澳大利亚控股当地的矿业公司,对于持股比例也没有严格的要求。多数业内人士认为,FIRB目前政策对中国国内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投资澳大利亚资源领域是一大利好。  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院长肖强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国内企业,特别是有实力的中型企业,可以通过股权融资、二级市场收购股票、合作项目开发、设立合资公司等多种方式,和澳方企业进行合作,最终实现在澳大利亚矿产资源领域的投资。  不过上述机构同时指出,中国企业要成功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公司,仍面临多重阻碍。PCF Capital Group等机构指出,澳大利亚部分矿产项目尚未完全开发,这些矿产资源的储量信息并不十分准确,探勘开发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清科研究则指出,由于国内缺乏独立的信息和咨询服务的中介组织,无法对投资和并购行为提供指导和监督,往往难以合理地对目标企业和项目进行评估。  对此,澳大利亚佳任投资总经理迟素音认为,可以通过雇佣第三方专业机构的方式,来降低风险。她指出,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公司,除了需要专业的法务、金融顾问外,还需要专业的技术机构协助。  另外,在金融支持方面,也是部分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的短板。据大卫·威廉姆斯介绍,投资澳大利亚矿山项目的资金一般在10亿澳元,约66亿元人民币左右,这对一般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而言,是巨大的资金压力。目前,国内民营企业和中型企业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大额融资具有相当的困难。

这将有助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进行矿产资源领域的投资,这也是将今年海外并购推向一个历史新高的主要动力。近日,中国澳大利亚上市企业高级投资论坛在湖北武汉举行。会上,包括Larus能源有限公司、CondorBlanco矿业公司在内的多家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企业均表示,希望中国各类企业和资本投资澳大利亚企业;而多家中方企业则表示,看好澳方矿产资源类企业,并希望通过股权投资、项目合作或并购等多种方式投资澳大利亚企业。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澳大利亚南部经济特区等多家机构负责人在会上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澳方企业,特别是矿产资源类企业,具有极高的投资价值,一直是中国公司追逐的目标,尽管澳洲政府近年来加大了国外对澳洲矿产资源类企业投资和并购的审查,但随着澳方企业向中国企业抛出橄榄枝,中国企业有望迎来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企业的绝佳机遇。澳放宽投资限制澳大利亚南部经济特区首席代表方石然在会上表示,欢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投资,特别是投资矿产资源类企业。他介绍,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金矿、铜矿、铁矿等矿产资源,希望中国公司对资源类公司进行投资,共同开发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CitigoldCorporation董事总经理马克林奇(MarkLynch)介绍,澳大利亚在矿产资源领域,将为中国和中国企业提供大量的投资机会。马克还介绍,目前澳大利亚政府进一步放宽了海外企业对澳大利亚投资的限制,这将有助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进行矿产资源领域的投资。Larus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大卫威廉姆斯(DavidWilliams)介绍,公司在澳大利亚近海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均拥有大型的油气矿区,并且储量丰富,这些油气资源未来将被提供给中国、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公司还将在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周边海域进行勘探,开发新的资源矿区。对于中国企业这是极好的投资机会。澳大利亚咨询公司PCFCapitalGroup和美国咨询公司WoodMackenzie等市场机构调查显示,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疲软,使得澳大利亚的各类矿产资源项目陷入前所未有的投资窘境。PCFCapitalGroup认为,目前境况使得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企业急需寻求新的投资,以保证项目的后续开发,而中国目前对矿产资源需求巨大,这将为双方企业提供合作的机会,在这一趋势下,相关澳大利亚企业可能会更倾向于接受或寻找来自中国的投资。中企瞄准澳矿产资源在诸多海外投资和并购项目中,中国企业最渴望的仍是矿产资源类企业。而在当天的会上,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有意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市场咨询机构清科研究最新统计显示,2012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共完成海外能源及矿产行业并购48起,数量位居各行业海外并购之首,涉及金额147.59亿美元,占上半年海外并购总金额的51.5%,显示出中国企业并购海外矿产资源企业的强烈愿望。清科研究报告指出,受债务风险拖累,全球经济艰难复苏,滞胀风险加剧。在此背景下,国际矿产资源市场如要全面恢复,还需要较长的时间。资金链紧张的国外矿产企业将承受更大的压力,预计将有更多的矿产资源企业陷入危机,这将为中国矿产资源的海外并购提供更多的投资和并购机会。投资面临多重障碍PCFCapitalGroup、清科研究等机构报告显示,尽管中国大型央企在投资和并购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时,受到来自澳大利亚政府的一定阻力,但相关政策正在向中国的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敞开大门。目前,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批委员会(FIRB)规定,投资额在2.19亿澳元(约合14.5亿元人民币)以下的交易不需要再经过FIRB的审批;另外,FIRB允许私营企业在澳大利亚控股当地的矿业公司,对于持股比例也没有严格的要求。多数业内人士认为,FIRB目前政策对中国国内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投资澳大利亚资源领域是一大利好。中国中小企业研究院院长肖强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国内企业,特别是有实力的中型企业,可以通过股权融资、二级市场收购股票、合作项目开发、设立合资公司等多种方式,和澳方企业进行合作,最终实现在澳大利亚矿产资源领域的投资。不过上述机构同时指出,中国企业要成功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公司,仍面临多重阻碍。PCFCapitalGroup等机构指出,澳大利亚部分矿产项目尚未完全开发,这些矿产资源的储量信息并不十分准确,探勘开发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清科研究则指出,由于国内缺乏独立的信息和咨询服务的中介组织,无法对投资和并购行为提供指导和监督,往往难以合理地对目标企业和项目进行评估。对此,澳大利亚佳任投资总经理迟素音认为,可以通过雇佣第三方专业机构的方式,来降低风险。她指出,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类公司,除了需要专业的法务、金融顾问外,还需要专业的技术机构协助。另外,在金融支持方面,也是部分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矿产资源企业的短板。据大卫威廉姆斯介绍,投资澳大利亚矿山项目的资金一般在10亿澳元,约66亿元人民币左右,这对一般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而言,是巨大的资金压力。目前,国内民营企业和中型企业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大额融资具有相当的困难。(经济参考报)

《经济参考报》记者22日从清科研究中心获悉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五月,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已完成案例数和规模同比仍处于小幅下降状态,但大量中国企业今年开始宣布进行海外并购,同时出现中国化工拟400多亿美元收购瑞士先正达、海尔55亿美元收购GE家电业务等大额并购。

单个金额超十亿美元的项目显著增多,也是将今年海外并购推向历史新高的主要动力。此外,中国企业的海外布局也出现了新的变化,欧美取代非洲成为并购主场,信息产业、金融服务、高端制造等领域的投资热度远超此前传统的能源资源投资。这背后,正是中国买家日益走向成熟过程中的心态变化,已经从抄底心态变为追求战略和长期价值投资。

前景 大手笔并购交易频现 今年或创历史新高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今年以来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有个比较突出的特点,就是单个项目超过十亿美元以上的大手笔并购非常多,这也是将今年海外并购推向一个历史新高的主要动力。

清科研究中心分析师钱浩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大额并购往往涉及到当地战略性资源或者大型企业,会面临更大的政治、政策风险。同时,大型并购的审批流程往往也更加复杂,审核时间较长,给交易带来更多不确定性风险。而大额并购一旦交易失败,交易过程将付出较高的成本。

随着国内经济下行,国际低端制造业向非洲、东南亚等成本洼地转移,中国企业面临越来越激烈的国际竞争。在全球化战略的需求下,中国企业需要通过兼并重组实现技术和品牌的快速积累,帮助企业做大做强,而这种高新产业的并购往往涉及到较大的收购金额。钱浩指出。

投中研究院分析师陈伟也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总的来说,大手笔的交易会相当具有挑战性。大金额的项目往往要经过所在国交易委员会、安全委员会的审查,涉及很多法律法规方面的问题。此外,在融资规模等方面也存在瓶颈,对融资能力要求较高。

摩根大通亚太区并购部联席主管顾宏地对记者表示,今年中国化工拟收购瑞士公司先正达,仅这一单的规模就高达400多亿美元。以前很难想象一个中国公司可以去完成如此大规模的并购,但今年就发生了,从这个角度也说明中国企业参与的并购交易在复杂程度及规模等方面都达到了全球比较领先的水准。

他指出,从摩根大通数据来看,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对外并购已经超过去年的总量,相比2015年同期增长了5倍多,而且趋势还在继续,所以我们认为2016年中国对外并购可能会创出一个新的历史高点。从整体交易的活跃度和我们与客户的沟通中就可以了解到,今年下半年还是会不断有大型交易发生,这也将增加市场对中国企业的信心。

本文由108bet体育在线发布于国际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将有助于中国企业来澳大利亚进行矿产资源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