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108bet体育在线 > 教育资讯 > 刘女士发现对口的小学又扩招了,刘女士一边等

刘女士发现对口的小学又扩招了,刘女士一边等

2020-01-20 22:07

“好学校不如好家庭”

参观了解了几所名校后,陈文的思绪更迷茫了。“好学校意味着什么?好老师跟好学生,能带着孩子一起变得优秀。”陈文说。不过,他也认为这些学校的学生非富即贵,担心自己的孩子不适应。“花了那么多钱,要是不适合孩子,那就太闹心了。”陈文皱着眉头说。

陈文讲起自己为儿子“幼升小”的事,依然十分迷茫。由于自己学历较低,一直以来,陈文希望能带给儿子更好的教育条件,“没有学历都不好找工作。”作为一名货运司机,陈文的月收入是8000元左右,妻子是一名超市收银员,月收入5000多元。“几百万元的学区房根本不敢想,”陈文说,尽管深知学区房能进好的学校,有利于孩子的教育,但对于一般的工薪家庭来说,这不是“咬咬牙”就能解决的问题。

  “进口”决定“出口”?

据记者了解,划片、免试、禁止择生……在公办小学被“严管”的同时,曾经发生在公办小学身上的预录取、考试选生源等等违规行为,正在民办学校蔓延。民办学校可以打各种擦边球,自然牵动当地家长的神经。

早在3年前,刘女士就斥资400多万元买了天河某“省一级”小学的学区房,让小孩可以入读对口的小学。“学校口碑好,还能直升一所重点中学,”刘女士说,“我们原来住的地区教育很一般,为了孩子升学就举家搬过来了。”在她看来,学区房附带的是周遭优秀的读书环境,“古代孟母三迁也是这个意思吧。”

《工人日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在广州像刘女士一样奔波忙碌在“幼升小”问题上的家长不在少数。不少家庭没有学区房,又不想上一般的公办小学,也看中优质民办小学的教育水平,民办学校因此“火”了,“幼升小”择校热正在向民办小学倾斜。

锁定一所民办小学后,刘女士又担心孩子过不了面谈。与公办小学的简单面谈不同,民办小学面谈带有选拔性质,热门民办小学动辄50%的淘汰率,让刘女士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进入心仪的民办校,刘女士为孩子报读一个幼小衔接班。

学区房这条路走不了,如果想上名校,还可以考取民办校。陈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线民办校的学费在每年4万元到7万元左右,面谈过了才能读,淘汰率高也不好进。“还有各种补习班、研学班等课外支出,6年读下来,费用不少于40万元。”陈文说,这虽然是“咬咬牙”能拿下的事,但确实会十分吃力。

和刘女士奔波于学校、培训班中不同,张帆显得有些淡定。

“3月才报班已经晚了,找了一圈人,才把孩子塞了进去。”她告诉记者,幼小衔接班每天上2小时课,主要是教认字、加减法,还有看图说话、记忆力、逻辑思维能力的训练等。一次课200元,刘女士粗略算了一下花费已超过1万元。5月13日上午,刘女士一家陪着孩子参加面谈,当天晚上就收到了录取的电话通知,一家人才松了一口气。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地方政府教育部门不能满足于公办学校就近免试入学,对民办学校择校热却视而不见。缓解民办学校择校热,规范民办学校招生及办学,应成为下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依法治教的重点。(记者 叶小钟)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地方政府教育部门不能满足于公办学校就近免试入学,对民办学校择校热却视而不见。缓解民办学校择校热,规范民办学校招生及办学,应成为下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依法治教的重点。

对于是否会选择目前对口的公办小学,陈文表示,那是村里面的小学,环境和教学质量都很一般。“不过现在课外补习那么多,也不是不可以的吧?”陈文反问记者。

锁定一所民办小学后,刘女士又担心孩子过不了面谈。与公办小学的简单面谈不同,民办小学面谈带有选拔性质,热门民办小学动辄50%的淘汰率,让刘女士不敢掉以轻心。为了进入心仪的民办校,刘女士为孩子报读一个幼小衔接班。

大儿子晨晨“幼升小”的时候,张帆也曾紧张了一段时间。在晨晨入学的前年,张帆刚买了新房子,两套房子对应不同的学校,到底选择哪一所学校,让张帆纠结了很久。“因为我当时正在怀孕,如果要去那边上学的话,就要马上装修、马上入住。”张帆说,新房子由于离老人家比较远,接送也成为一个大难题。

早在3年前,刘女士就斥资400多万元买了天河某“省一级”小学的学区房,让小孩可以入读对口的小学。“学校口碑好,还能直升一所重点中学,”刘女士说,“我们原来住的地区教育很一般,为了孩子升学就举家搬过来了。”在她看来,学区房附带的是周遭优秀的读书环境,“古代孟母三迁也是这个意思吧。”

看到大儿子晨晨的成长,张帆更加坚定地不用为小儿子的“幼升小”太纠结。“什么是好学校?适合孩子的才是好的学校。好学校也不是万能的,还要靠家庭。开开心心地让孩子上家门口的普通学校,配合良好的家庭教育指导,效果不会差。”张帆说,“家庭,作为一所被遗忘的学校,往往起着极其重要而不容忽视的作用。”

这么拼,值不值?

本以为终于确定下来了,但刘女士和一些“过来人”家长闲聊发现,寄宿学校孩子的家庭背景一般较好,容易互相攀比;家长无法准确体察孩子的内心变化,家庭互动教育会严重缺失。“本来过两天就要交学费了,听到这些话,又动摇了。”刘女士叹了口气说。

下午3点半左右,广州市天河区体育东路附近的一家幼儿园马上就要放学了,刘女士一边等候一边和其他家长交流“幼升小”的信息。

学区房这条路走不了,如果想上名校,还可以考取民办校。陈文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线民办校的学费在每年4万元到7万元左右,面谈过了才能读,淘汰率高也不好进。“还有各种补习班、研学班等课外支出,6年读下来,费用不少于40万元。”陈文说,这虽然是“咬咬牙”能拿下的事,但确实会十分吃力。

和刘女士奔波于学校、培训班中不同,张帆显得有些淡定。

下午3点半左右,广州市天河区体育东路附近的一家幼儿园马上就要放学了,刘女士一边等候一边和其他家长交流“幼升小”的信息。

本文由108bet体育在线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刘女士发现对口的小学又扩招了,刘女士一边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