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108bet体育在线 > 教育资讯 > 二孩及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大孩

二孩及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大孩

2020-02-15 03:33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来自国家卫计委的调查显示,婴幼儿托育服务不足,六成人放弃生二孩源于孩子无人照料。天府早报记者调查发现,成都的婴幼儿全托机构并不多,大多是亲子教育机构,也有一些托儿所和幼儿园可以接收3岁以下的孩子入读,但价格不菲。

2016年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第一年,也是实施单独二孩政策的第三年。从1月22日国家卫计委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来看,全面二孩政策已取得一定成效。数据显示,2013年以前,二孩出生比重在全年出生人口中的占比始终保持在30%左右。2014年、2015年提升幅度比较明显。到2016年,二孩及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较2013年提高了十几个百分点。根据卫计委的介绍,2000年我国出生人口为1771万,之后下降到2002年的1647万。2003年到2013年这十年间,出生人口始终在1600万上下波动。2014年以来,伴随着生育政策调整完善,出生人口有了明显增加,尤其是2016年,超过了1786万,是2000年以来最高的出生人口年份,出生人口比“十二五”时期年均增加了140万以上。不过,政策放开后,并不是所有育龄人群都有生孩子的意愿,其中一部分有生育意愿的人群也面临“想生不敢生”的情况。究其原因,主要是受到了养育成本、照料压力、高房价加重经济负担、女性职业发展等因素的约束。在北京工作7年的李源(化名)已经有了一个两岁的孩子,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他问询是否打算生二胎时,他直言“不生”。“养孩子的成本已经在家庭日常开支中占了大头。”李源说,现在小孩子平均每个月开销就要4000多元,这还是没有附加亲子班等教育、没有雇工、自己带孩子情况下的成本。“如果进行所谓的精细教育,成本更高。”不过对李源来说,成本负担还不是他不想生二孩的终极原因。“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没人带。”他告诉记者,二孩政策应该是一个系统的政策,如果只是单一的把准生放宽,效果恐怕比较有限,但如果能在其他配套的政策上进行扶持,比如育龄妇女能够多享受一些带薪的休假,能有更多的时间带孩子,而经济上因为得到一定补偿又减少了损失,相信会有更多的育龄夫妇考虑生育二孩。卫计委数据显示,当前我国托育服务短缺非常严重,0~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此外,“十二五”期间我国育龄妇女总量每年减少350万左右;而到了“十三五”时期,育龄妇女总量减少的幅度还会更多一些,大约为每年500万左右。在看到一些不愿生二孩的家庭种种顾虑的同时,另一些已经在政策放开后生育了二孩的家庭也“累并快乐着”。刘文(化名)是北京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的管理层人士,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笑称,抚养两个孩子让他快成“月光族”了,但比较而言,养育第二个孩子比第一个孩子相对花销要小一些。样本调查 经济负担影响年轻夫妇生育二孩根据卫计委2015年生育意愿调查的结果,因为经济负担、太费精力和无人看护等原因而不愿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分别占到74.5%、61.1%、60.5%。而到了2017年,这几项因素仍影响着人们生二孩的意愿。李源2岁多的儿子眼下每月开销是4000元左右,但成本问题并不是他考虑的最主要因素。“我和老婆现在精力比较有限,没有老人帮忙带孩子,就不太可能再要第二个小孩了。”李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老婆那边父母有田地,而且她还有一个哥哥也刚结婚生孩子,那边也要她父母照顾。我这边是父母都做生意,也比较忙。”此前,李源的妻子在生完孩子后辞去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妈妈。夫妻两人也曾经考虑过一些托幼机构,“但感觉不太放心,还是想尽量让亲人在孩子身边。”不过,即便想将孩子入托,也会有相当的难度。据卫计委数据显示,托育服务短缺非常严重,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我国80%的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看护。与李源不同,在齐聚科技负责公关工作的张丽,有婆婆帮忙照顾孩子,但她也对记者表示不愿意生二胎。“在北京养孩子成本太高了。”她说。张丽在北京已经打拼了6年,有一个3岁的儿子。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除孩子基本的衣食开销外,孩子年后就要上幼儿园,每个月额外要加学费3000元。

据济南媒体报道 单独二孩开闸已有月余,截至6月底,济南共办理单独二孩生育证722个,这一数字在市人口计生委的相关负责人看来远低于预期。据了解,在市人口计生委曾经做过的一个生育意愿调查中,约七成的市民表示愿意生二孩。

家长困扰

而真正当“生二孩”还是“不生二孩”这两个选项摆在市民面前时,不少原来选择“生”的人却改变了主意。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二孩带给普通工薪家庭的经济负担、晚婚导致父母身体跟不上两个孩子的成长、顾及职业需要等方面,都成了很多市民能生但不想生二孩的原因。

2岁孩子入托 一年需花4万多

太贵! 从出生到念完大学 “二孩”得花27万

陈先生就职于成都高新区一家技术企业,他的妻子是一家眼科医院的医生,大孩目前读小学二年级。两人在两年前咬咬牙生了二胎,陈先生感叹说:“我们两口子不仅要上班,还开了个眼镜店,周末要去店里打理,老大老二都是我妈在带,确实很辛苦。”

“我那天梦见自己又怀孕了,还是一对男孩,在梦里我就觉得日子没法过了。”在大多数人看来,生一对双胞胎男孩是一件喜事,可在1岁多的男孩妈妈刘女士看来,这是一个“噩梦”。

为了让老大读个满意的小学,陈先生特意在南门新买了套房子入住,花费不菲,如今母亲年龄大了,带老二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这又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看到有些托儿所可以收这么大的孩子,但一年学费三万多,一个月还要交几百元生活费,算下来一年要用4万多元,比读大学还贵。”

刘女士之所以这样想,主要是养孩子的成本太高了。刘女士和丈夫每个月的收入大约8000元,比济南市2013年度社会平均工资每人每月3873元稍高一点。即便如此,有了孩子之后,她还是总觉得钱不够花,甚至还得父母支援一些。

妈妈讲述

“现在,我们每月的房贷就得还2600多元,每个月给孩子买衣服、玩具,平均得花三四百,买奶粉要七八百,打个进口的预防针,700多元就没了,再加上早教课的学费、纸尿裤钱……”刘女士算了一下,每个月除了正常的花费,剩下的钱基本都花在了孩子身上,“孩子出生后,我们一点钱都没攒下。给孩子请月嫂的8000元钱还是父母出的。”

还没读小学 就得花10万元学费

“如果再生个男孩,还得准备一套房子,那真是一辈子翻不了身了。即便生个女孩,日常生活花销也让我们觉得养不起。”刘女士说:“有人劝过我,说平时少花点儿就是了,但我觉得,既然养孩子,就得给他提供能力范围内最好的饮食、教育、医疗等等,如果降低养育质量生二孩,我宁愿不生。”

在传媒行业工作的刘女士,女儿兜妹刚满3岁,她感叹“终于可以去读幼儿园了”。刘女士说,“之前和妈妈住在一起,她帮忙照看孩子,后来我们搬出来了,只能自己带孩子。”

省城一家网站曾经计算过济南妈妈的二孩成长账单,以普通工薪家庭消费为例,从婴幼儿时期一直到孩子上完大学,理想状态下,第二个孩子要花27万多元,而现实中的花销远比数字更惊人。

本文由108bet体育在线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孩及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大孩

关键词: